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网络兼职 » 正文

「网上做兼职」蹦床行业现状堪忧:成人儿童“混蹦” 安全员是

  时下蹦床乐园成了年轻人的娱乐新去处,但随之而来的消费纠纷也越来越多。4月16日下午,一桩蹦床受伤纠纷案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,双方就乐园的安全保障问题展开辩论。

 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,近几年类似的纠纷案并不少见,当事人多因蹦床受伤遭遇维权困难。近日,记者探访了几家北京蹦床乐园发现,一些乐园管理松散,消费者签署了免责协议,经营方便不再过问,成人、儿童“混蹦”情况多见,不时发生碰撞,安全员也是由兼职学生构成。

「网上做兼职」蹦床行业现状堪忧:成人儿童“混蹦” 安全员是

  4月16日,朝阳区孙河乡乐翻了蹦床乐园蹦床设施上两名工作人员站在两侧。此前有一名消费者在该场地蹦床时受伤,起诉索赔17万元。朝阳法院已开庭审理此案。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

  行业专家表示,蹦床乐园与专业蹦床有本质区别,这个行业还没有统一的安全和管理标准。“混乱的市场背后必然会有安全隐患,建议相关部门来推动行业规范。”

  律师指出,经营方设立格式化条款回避责任,涉嫌违反消费者保护法。

  蹦床时做空翻导致骨折

  2018年6月,大学生王强(化名)在朝阳区乐翻了蹦床乐园做空翻动作后骨折,之后将乐园经营方北京觅途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(简称觅途公司)和北京华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简称华康公司)诉至法院,并索赔17万余元。

  他起诉说,2018年6月20日,他通过觅途公司的微信公众号报名购票,和两名同学来到该公司指定的活动目的地北京朝阳乐翻了蹦床乐园。据觅途公司代表以及蹦床乐园店长透露,此乐园由被告华康公司管理经营,两公司是合作关系,华康公司提供场地,觅途公司负责售票和售后。

  王强向记者描述,他和同学穿了蹦床袜进场,现场工作人员没有对他们进行安全指导和警示。其间,他做了一个前翻动作,下落时崴伤右脚踝。“当时同学呼救寻找工作人员,但没有得到协助。”

  经诊断,王强右三踝骨折、右胫骨远端外侧缘撕脱骨折、右踝关节囊破裂等多处损伤。为此他住院14天,而且安装了钢板固定,需要二次手术。

  王强认为,自己受伤是因蹦床结构不合理,存在安全缺陷。而且,被告方事先没有对他进行安全培训和引导,未尽安全保障义务。因此,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医疗费、二次医疗费、精神损失费等共计人民币17万余元。

  场馆是否尽到风险提醒义务成庭审焦点

  2018年11月第一次开庭时,华康公司缺席审理。庭上,被告觅途公司辩称,认可王强在蹦床乐园受伤。该公司代理人称,消费者购票前有安全提示,进场时有书面安全协议书。“入场前有告示,场内明确禁止做前翻危险动作,消费者受伤的地方也有这种提示。作为成年人,应该知晓动作的风险,原告应承担主要责任。”

  对此,王强称,被告没有告知不许空翻,自己也没看到书面安全说明,也没有签署这份说明。庭审中,王强的同学出庭作证,称事发时现场没有看到工作人员,他将受伤的王强背出场外。

  4月16日下午,该案再次开庭,华康公司代理人也出庭应诉。

  庭审围绕被告是否尽到安全保障义务、原告是否有责任等焦点展开辩论。针对王强一方的质疑,华康公司表示,入场前消费者都会签署安全告知说明,详细告知不可空翻。关于蹦床设施是否符合安全标准,华康公司辩称,消费者可以投诉,让主管部门现场检查。

  该案将择日宣判。

「网上做兼职」蹦床行业现状堪忧:成人儿童“混蹦” 安全员是

  近日,朝阳区东坝一家蹦床乐园活动区入口贴着入场须知和蹦床安全准则。律师称,类似的告知义务是经营方免责条件之一,如遇纠纷,案件审理时,法官会考虑到这个要素,对消费者和经营方的责任进行相应划分。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

  ■ 追访

  蹦床摔伤非偶发 伤者最小仅3岁

  新京报记者采访发现,消费者蹦床摔伤并走司法程序的案例并不少见,仅上述案件主审法官手里就还有两起案例,被告都是蹦床场馆经营方,目前案件均在审理之中。

  20岁的当事人曹先生起诉称,其在2018年3月9日到蹦床乐园玩,空翻时胳膊着地骨折,被鉴定为十级伤残。他认为蹦床乐园未尽到安全提醒和现场巡视的责任,并称同去的4人,只有一人签署了安全须知。对此,被告则称工作人员曾三次提醒他不要做危险动作。

上一篇:「网上赚钱的方法」外卖小哥“兼职”被扣一个月工资
下一篇:「赚钱之道」“躺着数钱”的5种赚钱方式:知识货币化、买卖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